绑定游戏账号

游戏账号:

关闭
已完成看片任务! 您有一个红包待领取~
去领取

返回目录

魔窟

加入:1588 天 之前 类型:强暴小说 查看:8539



















我们几个个女孩被分配到了6 个不同的宿舍里,我跟还昏迷不醒的小烨分在

了一起,进到宿舍就看到屋子里已经有了两个女孩站在床边,看她们的样子跟我

们年龄差不多,很清纯的样子,脸上挂着微笑,好像沉浸在幸福中。



五哥叫来其中一个女孩「细细,你跟兔子带这两个丫头,教教她们公司的规

矩,以后出了问题你们负责。」这个叫细细的女孩嗲声嗲气的答应道:「我们一

定带好这两个丫头,五哥放心吧,什么时候到屋子里来叫我们服侍服侍你们呀?」

五哥大笑道:「过些天我带点兄弟来干你们4 个」。说完大笑而去。



我听着细细标准的妓女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这个女孩怎么那么下贱啊,

喜欢被别人干还是怎么的。



刚想到这里,细细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觉得我下贱是么,你们两个记住了,

这里只有下贱才能活着、才能少受苦、最后才能拿着钱回家过自己的生活。记住

别得罪五哥和三爷,更不要得罪老板,不然生不如死哦。到这里就别把自己当成

女人了,男人希望我们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



看到我摆出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那个叫兔子的女孩突然拉住我的嘴角用力

向上拉起,我难受的闭上眼睛。



「呵呵,不错嘛,很柔顺,很多丫头来这里都扑扑楞楞的想反抗,我看你挺

听话的,能少不少皮肉之苦啊!」



细细还是保持着她的微笑「知道吗,丫头,在这里如果不是客人要求你哭你

就必须笑,哪怕他在你脸上撒尿也一样,这时教你的第一课。如果你没有笑被客

户投诉或者被主管发现,这里的规定是第一次掌嘴,第二次鞋底抽奶子,第三次

鞭子抽下身,是事不过三,如果第四次的话,什么惩罚都有可能出现了,也许把

人废了也说不定。所以别哭丧着脸,想点好事,保持微笑。」



我点点头,努力笑了笑。细细称赞了我识时务,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叫细

细,这个不是我的本名,因为我被男人玩的时候下边水比较多想小溪一样,所以

就叫细细了,真名就不提了,出去之后但愿我们再也不见面。兔子情况也是这样,

她奶子比较大,所以被训练练习兔子舞,就是一种甩奶子的舞蹈给客人取乐的,

我们这边的几个宿舍都是学习性表演的,除了陪客人做爱之外还要参加公司的演

出,我看你挺漂亮的估计也得培养一项技能的。对了你叫现在叫什么?」



我告诉她我叫楚阳,细细沉思了一会说道:「五哥知道你叫楚阳么?如果不

知道你就不要叫楚阳了,如果你姓楚,有可能叫你楚楚,谐音就是杵杵,就是用

棍子插得意思,这里有一种只有被放弃的女孩才会练的技能就是阴道和肛门的扩

张表演,很多时候就是被粗棍子杵,就算能出去人也费了,或者公司就没准备叫

这样的女孩出去,所以你另外想个名字吧。」



我吓得小脸苍白,连连求救,最后商量来商量去定下来我就叫刘娟娟吧,可

能会和细细一起表演潮吹。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感谢细细,在魔窟里碰上了一个

好人了。



细细看了看小烨的下身说道:「是不是三叔叫她表演破处的游戏啦,很多长

相很稚嫩的又没什么才艺的女孩都被逼着表演这个,先抽下身然后自己拿棍子插

自己,不过一般表演的时候都用的假棍子,另外一端会自己喷出红水来,如果老

像这个女孩一样没几天人就废了,看来最近三叔心情不怎么好,拿她震乎你们哪!」



我说我认识小烨,我们都是艺校的学生,想来当明星的。细细惋惜的看了我

一眼说道:「现在别想这个了,先把你同学治疗一下,不然下身该烂了。过来帮

我抬着她。」我在细细的指挥下把小烨抬到一个特殊的躺椅上。这个躺椅很奇怪,

就好像一个人的影子一样,有头部、有四肢,小烨躺在上面正好严丝合缝。「帮

我把她固定好,我去拿药。」细细向我努努嘴。



我看到这个躺椅上有好多皮带在人的膝盖、手臂、腰部、脖子的位置上,如

果固定好了之后能想象到被固定的人一定动不了分毫,任人宰割。不是细细想做

什么不利于小烨的事吧?我狐疑的望着细细,一动没动。



不一会细细拿着一个长瓶子回来了,看到我一动不动的望着她就明白我心里

在想什么了。「呵呵,你这个小妮子还挺机警的啊,你怕我害你呀?」细细大笑

道。一下被猜破心事我觉得脸上一阵发烧,但还是一动不动的望着细细,希望能

得到一个解释。



细细看着我倔强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要是兔子干这事儿肯定

不解释,先捆上再说。好吧,给你说说这个椅子干什么用的。」细细一把把我拉

到她的身边把手里的瓶子塞到我手里,然后开始把皮带往小烨身上系上「来我们

这里有好多女孩儿不怎么听话,怎么办呢?就把她固定在这个椅子上,然后想怎

么折磨就怎么折磨啦!当然还有的客人喜欢这口儿,就喜欢把女孩儿绑在这上边

做爱,因为这个椅子各个部件都是可以活动的,可以把捆在上边的人调整成各种

姿势,而且整个椅子的方向也能调节,平躺也行、站立也行、甚至倒立都行,是

不是很先进啊?」



细细的话听得我毛骨悚然,看着一点一点被固定住的小烨不知道该怎么办。

「哈哈哈!」正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兔子突然爽朗的大笑起来:「细细,你今天

很闲啊,你看把小妹妹给吓的。」兔兔戏谑的望着我:「小姑娘,你细细姐姐是

唬你的!这个椅子是可以玩拘束游戏的,不过在宿舍里很少见啊,都是在客房里

客人点的服务哇。你的同学阴道被磨坏了,要是不治疗就烂了。我们这里经常有

这种情况出现,好在公司有治伤的神药,据说是提取一种叫龙蛇花的精油制成的,

可以让伤口恢复速度提高60倍哪。如果身上有伤口,滴上一滴几乎可以以肉眼观

察到的速度愈合。」



兔子望了望仍然疑惑的我继续道:「其实这不是一个很新的药剂啊,很早就

被研发出来了,但是一直没有投入正常医疗体系,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个材料提取

成本很高啊,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伤口恢复的时候要发痒的,这个药恢复速

度是普通的60倍,那么瘙痒程度呢……嘿嘿嘿!」兔子冲我坏坏的笑了笑跑开了。



「肌肉生长过程中打麻药也没用,所以你同学一定受不了啊,尤其是伤在那

里,啧啧啧,还是捆上吧,省的一会自己把自己弄伤啦~ 」细细这时已经把小烨

身上所有能系的皮带都系上了,还把一个口塞赛进小烨小嘴里固定好,然后伸手

把我拿着的那个瓶子拿到手里边,从里边滴了几滴红色的液体在一个干净的水盆

里,水盆刹那间也变得血红。



我木头人一样傻呆呆的望着细细用清水给小烨清洗完了下身,然后带上了一

个胶皮手套,同时拿出一个男人阳具一样满身都是小孔的塑料棒在水盆里浸了浸,

很轻柔的扒开小烨红肿的阴唇把棒子慢慢插进小烨的身体里,最后很迅速的在小

烨的阴道口贴了一片医用胶条,正好把小烨阴道封住。



不到3 秒,小烨猛的睁开了眼睛,全身的肌肉嘭的一下绷紧了,身子拼命似

的扭动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全身的汗忽的一下冒了出来,整个人好

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据说感觉很像过电哦!」细细拉着我站远了点「可怜的孩子,半个小时后

你帮她换一下药,然后过来找我,我给你讲讲这里的规则」说完细细一转身跑到

里屋去了。



我看着小烨像一条被钉住尾巴的白蛇一样在那里痛苦的扭动心如刀绞。小烨

充血的眼睛无助的望着我,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能做的也只有不断抚

摸小烨的额头,轻声安慰她而已了。



如坐针毡的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急忙撕下小烨下身的胶条,里边的塑料棒「

噗」的滑出半截出来,同时涌出好多透明的粘液出来。我赶紧把塑料棒清洗干净

又在药水里浸了浸,重新放回小烨的体内。这次小烨的反应好像没有那么大了,

我觉得略微放松了一点。



突然,我的左手好像被蛇咬了一口一样,痛痒难忍。我条件反射似的甩手,

但是痛痒一点也没有减轻。这时正好细细从屋里走出来,看到我这样赶快过来抓

住我的手放进清水中清洗起来。



「傻妞儿,少说一句话就是不行啊,你换药的时候要带手套的啊,你要是手

上有伤口的话就会起反应的啊。而且用这种药水治伤的时候要配合专门的器械才

行的,不然恢复的太快了会留疤的,让我看看你的手!」



我一边哭一边把手给细细看,原来小手指上之前不小心曾破点皮,现在在迅

速的愈合中,并且最后留了一个非常小的疤。细细松了口气「这么点儿的小口子

啊,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吓我一跳。行了,你过来吧我先给你讲讲我们这个屋

子和规矩,之后你在跟你同学说。」望了望还在不断扭动的可怜的小烨,跟着细

细进了里屋。



心情平复了一些才定睛看了看宿舍的样子。说是宿舍其实就是一个标准的大

卧室,感觉有50平米大小。房间正中间有一张大圆床估计要有4 米乘4 米大小。

跟其他床不同的是,床中间有一个大腿粗细的柱子,上边留了很多排列规则的圆

洞。床的四周也立着4 跟细一点的柱子,同时柱子上端围着白色的帷幔,感觉很

浪漫。房间的四周也被各种暖色的纱装点起来。



「好看吧,其实我们给公司创造的价值要比一般的妓女多哦」细细自嘲的笑

了笑「你不要抬头看,其实这个房间四周都有摄像头的,就连地下那些花点中也

布满了摄像头,如果客人交得起钱就可以24小时观看我们的生活哦,比如我们这

个房间1 分钟的观看费为1 元钱,是不是很便宜,呵呵,客人通过网络就能看到

我们在干什么了。」



我吃惊的四顾张望,果然每个明显的图案中间都是一个圆形的玻璃点,我猜

那就是摄像头,顿时感觉身子不自在了。兔子看我局促的样子笑了起来「小丫头,

这算什么呀,你知道么,我们4 个是要一起洗澡的,晚上11点开始最迟1 点结束,

期间我们必须互相清洗私处和乳房啊,还要嬉笑打闹的场景啊,这段时间每分钟

2 快钱。我们4 个人如厕的时间都是固定的,因为那个时间也是用来卖的哦,细

细大便的时间是早上9 点我的是10点,你和那个丫头的是8 点和八点半哈,这个

每分钟5 快钱啊。当然你们没有出师之前都是义务的,而我跟细细有20% 的分红

啊。」看到我面红耳赤的窘样儿,细细劝慰道:「习惯就好了,就当他们不存在,

反正不用费力气也不受皮肉之苦的。」



细细看出我们的忧郁又劝慰道:「既然你们到这里来了,就别把自己当一个

女孩了,我们所有的生活都是一种工作,都是为了能好好活着,退休出去之后能

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尽可能的放开点。对了,娟娟你也一起去洗洗吧,然后把

你们下身的体毛都刮干净,不然明天培训的时候要受苦的。」我从内心里感谢细

细的,自始至终她对我都很照顾,我的直觉告诉我要信任她。



我还是不放心小烨,拉着细细跑出去看了看,小烨终于平静了了来,迷茫的

望了望细细和兔子,又望了望我。我们赶紧七手八脚的把她放下来,摘掉她嘴里

的口塞。小烨好像找到亲人似的抱着我痛哭了起来,「楚阳,我下面好痒啊~ 呜

呜呜」任我怎么劝慰也没用。小兔很显然不耐烦了,抓住小烨的头发把她从椅子

上拖到了地上,大声呵斥道:「不要哭了,小丫头,你这样会把我们都害死的,

楚阳,哦不,你现在叫娟娟,你赶紧叫这个丫头搞清楚是什么状况!」



我跪倒小烨旁边安抚着这个惊恐的小女孩,然后把我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她,

「小兔说的是没错的,如果你这样哭哭啼啼的被外边人看到不仅会处罚你,还会

处罚屋子里边的其他人。听话,不要再哭了。」小烨身子还在抽搐,但是情绪明

显平静了起来。这时细细拿过一块浴巾递给小烨:去洗个澡吧,然后清洗一下你

的下身,应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要用手去挠,不然要是感染了就有你好受了。」

小烨感激的接过浴巾,刚要往浴室走去,忽然神情又有些扭捏。我知道她对于我

们洗澡也有可能被人监视这事儿和我一样也是比较介怀的。



所以我陪小烨一起去洗澡还帮她把下边所剩无几的耻毛刮干净了。看着小烨

光秃秃红肿的像个馒头似地私处,我也差点掉下眼泪来。悔不当初一心想当明星

一失足成千古恨,不知道明天还有多黑暗,不知道未来哪里是尽头。



洗干净之后,我扶着小烨走到卧室里来,刚要穿衣服,兔子阻止道:「两个

小丫头,你们的衣服以后就再也不能穿了,要穿这里的工作服,我带你们来。」

说着领着我们到了一个步入式衣帽间。刚一进去就看到骇人的一幕,这个衣帽间

墙面上吊满了各式各样的按摩棒,虽说我原来也在网上看过一些令人面红耳赤的

所谓AV片,其中也有很多按摩棒的场景,但是种类远远没有这里放置的多。



怀着惊恐的心情环顾四周,看到好多大大小小粗粗细细的类似男人阳具一样

的按摩棒,最小的想一根小拇指一样大小,最大的好像一个橄榄球,最长的有差

不多赶上我身高的。还有一些一端呈钩状或者其他奇形怪状另一端明显需要安装

在什么地方,就好像一个机器的部件一样。地面上还摆放着高高矮矮的带着假阳

具的机器,有的像个躺着的男人有的像旋转木马有的像自行车等等不一而足,一

看就是为了折磨女孩羞人的部位的。架子上还摆满了很多硬质的内裤,内存也贴

附着大大小小的按摩棒,有的是一个有的是两个。



「这个是贞操带,本来是为了让女人只为一个男人服务的,不过我们这种人

尽可夫的女人来讲这个就是为了让我们时刻都被男人干来设计的。因为男人的能

力有限,所以让这些机器来代劳,也是一种意淫吧,工具体现了男人的智慧,而

我们就是被上了嚼子母马,不想挨鞭子就要乖一点。



兔子幽幽的说,「这里边的道具都是在这间屋子里边给我们用的,有时候作

为一些训练的道具或者在屋里表演的时候需要用,最惨的是被处罚的时候用的,

像那写特别长或者特别粗的公司没有要求我跟细细试过,因为会改变身体构造的,

象我们这些素质不错能唱能跳的女孩一般不会叫我们表演那么重口味的节目,当

然如果是作为惩罚也说不定会用上哦」



兔子说的轻描淡写,我们听到心惊肉跳!



「如果没有猜错你们明天你们的培训项目应该是口交,应该就会用上口塞啊。」

顺着兔子的手指方向我看到了墙上挂着4 排连接不同尺寸的假阳具的口塞,其中

最长的有小臂长短,想象着它们查到嘴里的样子,我的胃一阵一阵的感到痉挛。

「兔子姐,这根也是要放嘴里的么。」我望着那根最长的始终不敢相信。



「对呀,最厉害的女孩可以把这个插在嘴里的,同时还能正常陪客人做爱,

甚至睡觉都不摘下来啊。当然这样的女孩是口交最高级S 级的才能做到啊,需要

特别培养的,我口交这项只能到3 级啊,兔兔指了指中间的那根差不多配有25厘

米长假阳具的口塞。我看得小烨脸色苍白满头是汗,我想我也跟她差不多,感觉

今后的生活很恐怖,觉得这里的女人真的不再是女人而是没人爱惜的玩具一样。



细细这时候走了过来,对兔子说:「你不用先给她们介绍这些东西了,慢慢

她们就会了解,强度也是慢慢加大的。」然后她从挂着的衣柜里拿出两个纯白色

的连衣裙递给我们,「这里的实习员工是没有选择衣服样式的权利的,同意都是

这样的白色裙子,其实这个裙子是纸质的,每天都会发一套新的给你们,因为前

期的训练很容易弄破弄脏衣服。在这里如果没有特殊的要求,我们这些女孩子是

不配内衣的,你们不要怕羞,很快你们就知道如果没有内衣也会是一种福利的。」



穿上所谓的白裙子,躺在宽大的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睡。如果给我以前的平

淡的生活我会无以复加的珍惜的,旁边的小烨也在轻轻的呜咽,我知道我们的命

运就此改变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双粗糙的大手把我从床上拽了起来,粗声粗气的吼道,「

都滚起来!给你们半个小时去洗漱,然后门口集合!」我睁眼一看,看到屋子里

有4 个彪形大汉,两个拽着我跟小烨,另外两个在玩弄细细和兔兔的下身和乳房。

细细跟兔兔都很配合的哼唧着,好像很享受一样的。



抓住我的那个大汉一把把我的白裙子撕了下来,然后伸出两个手指猛的插进

我的阴道里来,真的很痛,我咬住牙轻轻哼了一声。大汉显然希望我大喊大叫的,

而现在没有达到自己预想的状况又使劲揉捏了几下我的乳房骂了句:「小骚货,

还挺硬的,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他又把是指插进我的身体快速的搅动起来,

我眼泪都疼得流了下来,不由自主的「啊,啊」的叫了出来,这是大汉才哈哈大

笑着抽出手来,使劲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快去洗漱,多刷几遍牙,兄弟们

今天要用!哈哈哈!」细细在旁边跟其他两个人调笑趁他们不注意给我使了一个

眼神,意思叫我赶快去,我赶紧站起身向洗手间走去,余光看了一下小烨,看见

她满脸痛苦的也向这边走来。



一进卫生间,小烨就哭了出来,问问才知道那个变态的男人把手指之间插到

小烨的后庭里了,疼得小烨死去活来,拔出来之后又变态的叫小烨把手指舔干净,

小烨当然不从,那个男的就把手指之间插到小烨的阴道里来回的抽插。要知道女

孩对自己私处的卫生在意的很,可想而知小烨的心情。看着哭泣的小烨,我竟然

想不起来一句可以安慰的话来。



我抱着小烨尽量安慰她,把她拉到花洒下面给她冲洗身子,因为我知道,如

果我们不按时出去的话估计会遭到更严厉的报复的。当我准备给她洗身上的时候

无语的找到了两块或者叫两根阳具形状的香皂出来。



小烨看到香皂脸红了一下,然后竟然握着其中一只在自己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这时我突然发现墙上的黑点这次都变成白点了,不用问那一定是这个房间的摄像

头啊。原来这一切都是这狠心的公司安排好的,我心里一阵发冷,匆匆冲了一下

就准备带小烨离开,可小烨抽插自己的动作越来越快,伴随着「啊、啊」的叫声

突然瘫软在地上,竟然泄了身。我感觉自己脸红心跳,赶快帮小烨把香皂从她身

体里取出来,又把小烨身子冲干净,搀着她慢慢走了出去。



进到卧室,里面的情景叫我大吃一惊,细细跟兔兔摆出69的姿势在忘情的舔

着对方的私处「啧啧」有声,这还没完,两个大汉一边一个在拼命晃动着身体,

分明在抽插两个女孩的后庭,看的我屁股一阵一阵的发紧。就在这时,两个大汉

身子一阵痉挛,其中一个拉起细细的头发,非常粗暴的把他的大阳具插进细细的

喉咙里射起精来。细细眉头微皱,随后又忘情的吸允起大汉的阳具,好像在吃好

吃的冰棒一样。另外一个大汉也如法炮制把阳具塞进兔子的嘴里。回想起小烨之

前的遭遇,跟这个情景比真是小巫见大巫啊。



「愣着干什么,看的上瘾啦,是不是想我也这么操你们啊?」一个粗野的声

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我这时候才响起还有另外两个保安在这里。「现在你们还没

资格这么被干!穿上这个跟我们走!」说完这话,高一点的保安扔过来两个和昨

天一样的纸裙子,不耐烦的看我们穿上以后推推搡搡的把我们带出房门,我悄悄

看了一下细细她们,看到兔子带着一个假阴茎这种抽插着撅着屁股的细细,而那

两个汉子已经进到浴室里边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墙上的黑点都变成白点了,而

墙上之前的一个液晶屏上写着「女同,4 式」,我这时候才知道原来现在她们是

在表演,而液晶板就是客人要求的内容。想到以后我们可能也要象木偶一样被客

人支配羞辱,那日子真是太黑暗了。
























最快记住最新域名:久草啊啊44:jjaa44.com

收起公告